出處簡介:日本的報章朝日新聞,在2013年3月30日,亦即是龍珠Z 神與神的上映日,在網上電子版中刊登了鳥山明的訪問。

相關照片

「原作者對於新電影的意見」—鳥山老師的獨家專訪。

(安排:岩本哲生)日本流行文化的代表,龍珠動漫畫的原作者鳥山明,接受了朝日新聞的書面訪問。新劇場版龍珠Z:神與神已在3月30日公映,紀念這作品的展覽會亦已經開始了。在數碼版中,我們令書面訪問中的所有問題都展示出來。(並不包含信件中會透露電影劇情的內容。)

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參與

在最新的劇場版中,鳥山老師,你第一次參與劇本製作階段的作業。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?隔了這麼時間再進行面對面的工作,你有沒有發現什麼東西呢?

我最初得知龍珠長時間以來首套動畫電影的計劃時,觀看了故事的概要,當在覺得「破壞神比路斯」(跟悟空戰鬥的敵人)和「超級撒亞人之神」(比超級撒亞人更強)很有趣,主題亦很沉重,我覺得這個世界觀跟龍珠有少許不同。與其告訴他們各個問題點,我覺得由我具體地寫出來會比較快,當初我只是打算向他們舉例,但我的手停不下來,而最終包括對話在內,我幾乎把所有東西都寫出來。我對編劇做了一些非常之無禮的事。

(在週刊少年Jump中)連載已是很久之前,所以有些部份我已忘記了,但是當我翻閱那些我自己很少會看的漫畫時,就像你對原作者的預計一樣,我能夠馬上重拾那種感覺。

而且,在較早之前的荷里活真人電影-龍珠 全新進化的劇本未能掌握到龍珠世界及其角色的特點,而最重要的是,它的太公式化的內容令我找不到任何趣味性,所以我警告過他們和作出修改的建議,但他們不知哪裡來的自信,完全不聽我的建議,最尾出來的結果就是一套辜負我期望、令我不能稱之為龍珠的作品。

由於這件事,我想展示一些只有原作者才能夠畫出的世界觀和故事的部分。

貪吃的特徵以及像貓的外表,這些比路斯的設定,你是從怎麼樣的地方開始去展開你的建議?比路斯的名字來源又是什麼?

破壞神比路斯,在我一開始閱讀故事概要時已經出現的角色,但是關於角色的設定,我完全地改變了。為了跟他被稱為破壞神這個可怕的存在造成有趣的反差,我讓他變得貪吃。至於的外表,當我在思考以前從未畫過的敵人格局時,家貓吸引了我的注意,而我想到我可以按照牠來畫。(他是一個名為康沃耳帝王貓的品種,在日本並不常見,有點珍貴的貓)

比路斯這個名字,我沿用了故事概要中的名字。無論如何,這名字顯然是源自「病毒」,但我錯誤地把他想成源自「啤酒」,因此我利用「威士忌」去替他的隨從「烏爾斯」命名。(集英社的官方補充就採用了「比路斯」源自「啤酒」;「烏爾斯」源自「威士忌」。)

(譯者注: 病毒的日文是ウイルス,把把V音轉成B音,以及去除了イ,就會變成 ビルス ,而啤酒的日文就是ビール。
威士忌的日文ウイスキー,刪去最後的發音就是烏爾斯ウイス。)

他與愈來愈強的對手戰鬥,所以我想象到展現戰鬥會變得困難。你會用什麼方法去展現出他正在跟「最強之敵」戰鬥呢?

我以往曾繪畫過任何類形的戰鬥場面,所以說實話,我一早已經接近用光了各種橋段。
讓雙方互相展示激烈戰鬥的基础上,重點展现了人物内心的碰撞,其他的戰鬥場面洋溢著的速度感,我都交給動畫人員去處理。我非常感謝他們,精彩的戰鬥場面一個接一個地出現。「跟我期望的一樣」

你在搞笑場面中讓小惡棍畢拉夫一夥出現,輕鬆搞笑以及激烈戰鬥2者之間你會如何取得平衡呢?搞笑與戰鬥都能令作品變得有趣,你有沒有注意到兩者的分別呢?

我相信,當你結合喜劇及嚴肅戰鬥時,它們會變得更生動。但對我而言,我比較喜歡繪畫那些愚蠢的笑話多於激烈的戰鬥。

我將漫畫製成這樣

鳥山老師,似乎你不認為自己的漫畫充滿許多的訊息,為什麼呢?

我相信我的漫畫的任務只是提供娛樂。我甚至覺得我只要讓讀者享受一次後,我不介意沒有留下任何東西,所以我繪畫時並沒有刻意去帶出訊息。

訊息和感人場面是其他漫畫家已經畫過的東西。

我看過你以前的訪問,在笛子大魔王出現那段時期,你說過當時很享受連載。為什麼?現在再看一次,最令你享受的部份是什麼呢?

我享受畫笛子大魔王出現的情節是因為直到當時,漫畫都是帶點搞笑的,即使是那些壞蛋,他們都有各自可笑的一面。我在那之前從來沒有畫過一個那麼邪惡的角色,所以我感到十分新鮮。

我感受到,從那時開始,龍珠漫畫的發展方向已經被決定。

龍珠是連載超過10年的巨作,你在繪畫有沒有一些準則會去遵守?

沒有任何稱之為準則的東西,但是唯獨只有期限是我絕對會遵守的。因為以前當我在一間小型廣告代理公司中任職設計者工作時,我親身經歷過因為我比期限遲了少許完成而為很多人造成了麻煩。

從最初像「西遊記」般冒險故事,變到後來像「天下第一武術大會」一樣以戰鬥為重點,是否因為覺後者得更適合少年漫畫呢?

當我能夠掌握適合冒險故事的劇情發展時,另一方面,但卻不太受歡迎。雖然我把重點移至打鬥並想著「這就是你們一直等待著的漫畫吧?」,實行後立即變得受歡迎,但這個行動實在太成功,我自己也嚇了一跳。

像菲利、魔人布歐等大敵出現在悟空面前,悟空不斷修練並變得更強。肉體的成長和年月的流逝都被描述出來,但是「人類的戲劇」,例如愛情故事卻沒有太多。是不是在這方面有一些準則呢?是因為不太適合嗎?

這是單純因為我不擅長去畫浪漫故事。同樣地,我不懂畫親切溫柔的女孩。而且經常被誤解。我不是太懂畫有益健康的內容。可能別人第一眼覺得是健康,但當細心閱看時會發現,其實也有不良的情節。

在早期,有淫穢的內容描寫,如龜仙人和莊子之間,但隨著故事的發展,我覺得好像嚴肅感增加了(滑稽的部分變得越來越少) 。當你繼續連載時,你有否改變了心態或其他的事情?

這純粹是因為隨著故事的發展,己經沒有可以繪製淫穢的內容。
不過至少,在戰鬥時,我會盡量加插一些搞笑情節。,我能耐心地繪製戰鬥場面,都是為了要加插那些搞笑情節。

你從哪裡獲得靈感去繪畫突破漫畫邊框的擬聲詞?

我並沒有刻意這樣做; 我純粹只是為了表達聲音的震撼感, 我並沒有看過太多其他漫畫,所以我真的不知道,也許這做法早已存在?

為了展示戰鬥的移動,你使用了一些遠近的剪切手法。這種手法有什麼優點呢?

如果我只畫特寫鏡頭,就會很難理解他們在做什麼和在哪裡。所以,不僅在戰鬥,一般來說,我都會盡可能這樣做。所以我會盡量令一頁中最少有一格是遠鏡。透過遠鏡的大小,能夠為特寫帶來生命力。

你沒有只畫人類,還畫一些像動物的角色。你是怎樣去區分它使用人或者動物的情況?

如果我只畫人類的話會顯得無趣,而這是一個簡單快捷的方法去展示一個奇妙的設定,所以我經常畫不同的角色,但是如果他們不適合嚴肅的情節,我不會畫太多。

我自幼就很喜愛動物,我亦很享受繪畫他們。扼要地說,由於我不喜歡社交,所以我飼養的動物多於朋友。

是什麼驅使你能夠進行如此長時間的連載?

無疑是因為每個喜歡閱讀龍珠的人的反應,還有這是值得去做。這不只是嘴上說說,我真的是這樣想的。

原本漫畫就是一種東西需要畫很多類似的圖畫。所以對於像我一個無常的人,當我樂於展現時,很多部份都會變得粗糙的,亦曾經有很多次我希望在不久後完結。

因此,我沒有任何殘餘的動力去進行週刊連載,現在我只能偶爾畫一些短篇故事或只有一集的漫畫。

對烏山老師來說,龍珠是怎麼樣的存在?跟你其他作品,例如IQ博士,有沒有什麼分別?

我想這漫畫是一個奇蹟,在事實上,以我的反常和不耐煩的個性,我能夠做的是尊敬我的工作和令它給大眾所接受。我在很久之前已認識的親密朋友,漫畫家桂正和經常這樣說。

考慮它蔓延至全世界

龍珠的單行本和動畫都是世界知名,受到各國及各年齡層的人喜愛。這是否因為包含了「氣」的文化這一種亞洲風格的功夫,以及因為跟西遊記十分相似,令西方的人感到很新奇,還是說有什麼更重要的元素呢?你認為龍珠變得如此流行的原因是什麼?

我老實地說不知道原因。在連載的期間,我單純是抱著使日本中的小孩感到愉快地去畫。

繼龍珠之後,其他日本動漫畫亦滲透到世界各地。你對日本作品擴展至全球有什麼看法?你認為日本動漫畫的強大之處是哪裡呢?

漫畫是個不能靠走後門或者給予大量金錢,完全是憑著自己的實力才能獲得成功的世界。我相信已被各位眼光獨到的日本動畫Fans接受的不同類型的作品在娛樂大眾這方面已達到很高級數。那些被選中的作品受到全世界的喜愛是很自然的事。

既不是刻意去全世界為目的,亦不是為了賺錢大量金錢,這些漫畫家不眠不休地竭盡所能去創作,他們單純是因為想給予人們快樂。我相信這純粹的心大概就是他們的強大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