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處簡介:2013年3月27日開始鳥山明龍珠展,當中播放了這2人的對談影片。

下圖是出自宣傳神與神電影及鳥山明龍珠展的電視節目圖片。並非出自展覽播出的影片。


野澤雅子 X 鳥山明 超秘藏對談

鳥山:好久不見了,但是感覺上並沒有那麼久,是吧?

野澤:的確是這樣。

鳥山:這可能是我經常能在電視上看到你的緣故。

久違地聲演孫悟空

野澤:這的確是最好的。因為他總是活在我心裡。畢竟,即使在這個系列完結—我想我應該說,當(電視動畫)結束後,誇張一點杜說,從之後第二日開始—我就為各種東西錄音,例如遊戲。因此我從不覺得它會曾經完結。

已經過了17年,對嗎?

野澤:大致上,的確是這樣,已經17年了。

你會如何描述野澤風格的孫悟空?

鳥山:由我來說這些事情真的會很放肆啊!

鳥山:我之前說過很多次,但在繪畫龍珠這麼久的時間裡,只有你的聲音會浮現在我腦海中,野澤小姐,所以就我而言,這是非常標準的聲音,我想你可以這麼說。

在連載的時候。

鳥山:對。我還記得「啊,悟空當然應該是這種聲音。」而它確實是你的聲音,野澤小姐。你介意現在用悟空的聲音說話嗎?

野澤:像「龜波氣功!」?

鳥山,記者:哦~

對鳥山老師而言孫悟空是什麼?

鳥山:無論如何,我希望他是一種罕見的人,只是抱著「要變得比之前更強」這想法,讓人感覺「世上沒有像他一樣純粹的人」。當他做了一些事情最終結果是拯救了所有人,他仍然真的很單純地想著「想變得更強」我最想描述的想法就是雖然以結果而言他做了一件好事,但他本身未必是一個好人,

野澤:像這種強大的人一般都會炫耀「我很強」吧,但(悟空)絕對不會這麼做。我一直都在跟大家說,如果所有人都像悟空一樣,那麼這個世界將會變得非常美好。

鳥山:我覺得這樣的話,整個世界都無法正常運作了。(笑)

野澤:(笑)

孫悟空和鳥山老師在哪些方面有相似之處?

鳥山:我覺得他「只會做自己有興趣的事」這方面的性格跟我有點像。噢,還有他「討厭過於張揚」。我覺得這也跟我很像。

野澤: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神,鳥山先生。是吧?

鳥山:但是我並沒有不可一世或怎樣的!

野澤:不,不。我認為「鳥山明就是孫悟空」,對我來說,我一直這樣覺得。

野澤:我認為自己與悟空也有相似。我一直覺得悟空就是我自己。除了一點,我的頭髮不是這樣的。(在頭上做出參差不齊的輪廓)

鳥山:你的頭髮做不到那樣。(笑)

野澤:哈哈哈哈。(笑)

孫悟空現在就像是你的一部分?

野澤:的確如此;他是我的分身。我們是一起生活的個體。所以我真的很想在這個世界中地發出龜波氣功。我內心深處一直都這麼想著。(笑)

鳥山:我也想成為這樣的人。(笑)

野澤:我真想打出一個,真的。

關於孫悟空的成長

野澤:他的確長大了,成了一個成年人。一開始他並沒有「我想這樣做」或者「我想做那件事」的意識,就在這樣無意識狀態下跟大家相遇之後,自然而然地,一起經歷戰鬥及各種不同事物後,不知不覺中他強大的心就充滿整個身體。

鳥山:啊,比原作者的回答好得多了。(笑)

野澤:哈哈哈哈。(笑)

鳥山:的確是這樣。他並沒有表現出成熟的樣子,但某程度上來說,他已經成長了。

野澤:我覺得他絕對已經成長了。

關於悟空、悟飯和悟天的角色區分

鳥山:你在給悟空、悟飯和悟天配音時,是不是各自分開錄音的?

野澤:通常做法是這樣的。正常來說,應該是先讓悟空跟其他人一起先錄音的。接下來單獨錄製悟飯的聲音。然後再一次錄製悟天的聲音。不過我就是一次過錄製三人的聲音。

鳥山:他們三人的聲音一起?!切換聲音?!

野澤:對。切換聲音。

鳥山:真是難以置信。

野澤:別人經常問我,「你是怎麼切換聲音的?」但是,我自己不會有意去切換。當看到畫面中這人物開始說話時,我能夠融入角色,僅此而已。

鳥山:僅憑感覺……!三人的聲音有明顯分別的,竟然是一次過……(驚訝)

野澤:是的。

野澤:悟空是主角,那悟飯不就是第二主角嗎。在龍珠Z開始前,聲優們一起去乘船屋。然後就有人說:「馬上會有個叫悟飯的角色登場。」,大家便輪流令悟飯的聲音在乘船的人群中展現出来

鳥山:啊。輪流啊?(笑)

野澤:當時大家說的是:「我是悟飯。很高興認識你~」

鳥山:(笑)

野澤:所以,直到錄製龍珠Z的第一集那天之前,我都不知道的。我拿到稿子後,稿子上將「悟空和悟飯」寫在同一行,下面寫著「野澤雅子」。然後旁邊就是下一個人。我當時想,「吓?發生什麼事?」於是我叫了一聲:「森下先生(當時的監製)」他說:「什麼事?」我問他,「這個應該是誰來錄?出現了一個錯誤。悟空由我來錄製,但是旁邊的悟飯卻沒有標出錄音人。我就問:「他是誰負責?這裡好像搞錯了。我是這個(孫悟空)沒錯,但旁邊的孫悟飯下面沒寫名字啊,是誰負責?」森下先生就說「就是野澤小姐你。」「吓?我?」「對。就是你呀,野澤小姐。」我當時反應就是「吓~~~?」

鳥山:哇……真令人驚訝。

野澤:我當時感到無比的喜悅,在這行業中這種事情(通常)是不可能發生的。另外,我亦有幸連悟天的聲音都交給我負責。

「神與神」部分的錄音

野澤:當時,導演曾經認為:「他現在已筋疲力盡了,所以請使用比較虛弱的聲線,要弱一些,弱一些。」我曾按他的要求去配音,但是我不能接受。我完成配音後,我說:「抱歉,不管悟空打得多慘,他都不會展現出這種態度。」

鳥山:這不像悟空。

野澤:我說:「請讓我再配多一次。」然後帶少許精力去配。但我仍不滿意,於是我說:「可否准許我再配一次?悟空應該怎樣已經在我腦海中浮現。」然後我又根據腦海的表現再配了一次。接著,他說:「這一次的確才是最好的。」我真的很開心能夠這樣配音。

關於「神與神」

鳥山:這作品相當有趣。

野澤:這作品不是很有趣嗎?

鳥山:當然,我說這作品有趣其實是在自誇。(笑)

野澤:不,不,不!它的確是「老師的世界~!」

這一次,似乎你從故事部分開始就深入參與,當中出現這麼多角色,會否令你覺得很難?

鳥山:只有比路斯那次最困难,對吧?(笑)

野澤:很困難~!

鳥山:雖然我來了錄音室,但當中有不少配音演員只說了幾句台詞就結束了。(苦笑)

野澤:但儘管如此,他們亦很很開心。

鳥山:噢,真的嗎?!

野澤:因為他們能夠在「畫面中」「出現」,這就已經令他們感到愉快了。

關於比路斯

你在創作比路斯的時候,我相信早已設定他是「強大的」。

鳥山:是的;事實上是宇宙中最強的,因為沒有比他更強的了。

冒昧問一句,角色創作一定很難吧……

鳥山:的確很難。為了讓他們看起來強大,我已經達到了自己的極限。

野澤:每一次,都是「最強」、「最強」。

鳥山:對;始終不可以走回頭路。總不能「你看,這次的敵人比之前的更弱。」因此考慮到如果我創作一個很帥的角色,孩子們大概會很開心,而且這個角色會受歡迎,所以我認為創造一隻有點不懷好意的貓是不錯的選擇。

野澤:我覺得不錯!

鳥山:我不能只畫一個單純的帥氣角色。

關於烏爾斯

我覺得烏爾斯是個很好的角色,但是……

鳥山:畢竟,相比起創作同類型角色,讓他們形成對比會更加有趣。

野澤:他們是較遲才出現吧?代表他們似乎擁有較高的地位。

關於敵人

鳥山:我不擅長畫真正的壞人……我想大概只有菲利。算得上是個真正的壞蛋。而其他角色都有令人你無法討厭的一面。

野澤:嗯,別人有時會問我:「你討厭哪一個角色?」「討厭?」「我相信你一定有喜歡的角色,但有沒有討厭的角色呢?」「……菲利(小聲說道)」

鳥山,記者:(笑)

野澤:我經常說「沒有人像菲利那麼壞。沒有,絕對沒有。(笑)我說真的…」

鳥山:他是個壞蛋。

野澤:沒錯是一壞蛋。

對觀眾來說,電影的重點

野澤:首選一定是「戰鬥」。效果令人難以置信。

鳥山:我可不可以不好意思地說:「電影不太有趣,但請大家去觀看。」(笑)

野澤:電影非常有趣,請大家前往觀看!(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