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處簡介:2022年12月7日發售的《龍珠超 超級英雄》Blu Ray附贈小冊子

書藉封面

特別Q&A

導演 兒玉徹郎
CG 導演 鄭載薰
集英社執行監製 伊能昭夫

聽眾: 東映動畫監製 林田師博

Q1: 讓我們回顧一下整部電影中包括片頭在內以往的影片的製作過程。

兒玉:在「要呈現與正篇及以往作品不同的表現」這個前提下,我與擔任這個場景演出的作畫監督久保田先生進行了討論,並進行了精細的設計。

伊能:儘管說是「與正篇不同」,但也不能差異太大。使用過去的影像也是不可行的。因此要取得平衡十分困難,畢竟這只是鳥山老師為引入正篇所準備的一部分,我們也謹慎地避免「做得太過火」。

Q2: 在蜂丸主觀視角中出現的紅色製藥周邊的全景看起來相當寬敞。

鄭:導演為這個背景設計繪製了粗略的示意圖,我基本上就按照這幅圖來製作整個全景。雖然製作了比電影中能看到的範圍稍微更大的部分,實際上如果要用CG製作,會花費相當多的金錢,所以我們進行了區域調整,以呈現出好看的效果。

Q3: 在赫德博士排隊的簽名會上的英雄們,Fans們似乎熱烈討論他們是什麼人。

兒玉:基本上,這是設定為在漫畫展上,展出赫德博士喜歡的英雄系列。然後真實的英雄前來參加簽名會,赫德博士是超級Fans,所以他拿著色紙排隊等候。

伊能:雖然有一句台詞提到赫德博士喜歡英雄,但我們無法提供更深入的場景。因此我認為在這種場景中,角色得到了微妙的強化。

兒玉:畫面上的英雄並不是伽瑪本人,但可以看出赫德博士深受該英雄的影響。

Q4: 關於馬杰塔和赫德博士在車內的對話場景,好像進行了很多嘗試和錯誤。

伊能:由於這是馬杰塔、赫德博士和卡邁因進行對話,同時讓人了解每個角色的場景,所以是必要的。但如果只是一個對話場景,它會變得很冗長。因此,我們通過吃餅乾,不斷進行動作,以確保觀眾不會感到無聊。這部分是通過各製作人員的努力才得以實現的,讓我覺得「這段影片太正了」。

Q5: 從基洛博士到赫德博士的家族血統,迄今為止似乎還沒有明確的解釋。

伊能:因為被拜託要提供家族系譜,所以我們與鳥山老師商量後做出了決定。在遊戲中出現的「人造人21號」的設定,基本上是以他的妻子為藍本製作的,人造人16號也有類似的過去設定,所以我們稍作調整,加入了「VOMI」和「GEVO」的名字,但如果把GEVO設定為赫德博士的父親不太合適,所以進行了一些調整。

Q6: 有很多人都問馬杰塔倒進杯中的粉末是什麼?

鄭:是不是在咖啡裡放了肉桂?

兒玉:是的,放的是肉桂。曾經有一段時間,電視節目上說「肉桂對生髮有好處」,所以馬杰塔有點在意,結果他放了太多肉桂,導致有點噁心。

伊能:有一瞬間,卡邁因看到了這一幕,笑了出來(笑)。

Q7: 在馬杰塔的桌上似乎放著「紫羅蘭上校」的照片。

兒玉:沒錯,因為我希望在總帥室展示各種照片。

伊能:雖然看不見,但其實都有其他以前的紅帶軍將領照片。

兒玉:對馬杰塔來說,這是對「過去英雄的憧憬」,類似展示運動員的照片一樣。

Q8: 被囚禁的赫德博士的監獄「Prison 8」的設計非常有趣。

鄭:為了不讓它成為普通的監獄,我們加入了一些遊樂場的元素。雖然沒有呈現出來,但那裡其實還放置了售票機。

兒玉:起初的設計是不同的,經歷了一番波折。

鄭:入口的門也是導演的一種玩味。本來以為會打開一個巨大的門,但結果門下面的小窗户打開了,然後赫德走了出來(笑)。

Q9: 新生紅帶軍的秘密基地,入口處有紅帶軍的標誌,這是一個有趣的想法。

伊能:本來鳥山老師已經繪製了基地入口的插圖,但由於這個地方是佔據了正篇的大部分內容的舞台,所以我讓包括導演在內的各位製作人員都考慮了基地內外的細節,在交流過程中,進行了一些調整,最終形成了「雖然隱藏著,但紅帶軍的存在感仍然浮現了出來…」的感覺(笑)。

Q10: 斑拿出來的塑膠瓶的設計真的相當困難!

伊能:對呀,那個塑膠瓶!

兒玉:是的,這個瓶子的設計真的很困難。有ABCD…一直到F選項。因為有不少場景中是拿著瓶子,因此看上去不能太便宜,但又不能太突出,所以這相當困難。

Q11: 企鵝貓智能手機的鈴聲很出色。

兒玉:這鈴聲是效果製作的西村先生負責的。

伊能:與其說那是企鵝,不如說更像是企鵝貓,因此是貓的聲音,用「喵」完全沒問題。手機殼的設計非常困難,我們多次進行了修改。

鄭:因為設定相當模糊,所以我們一直在考慮該怎麼辦...。

兒玉:我們進行了多次的討論和修正。

伊能:這不是單純可愛,也不是既嘔心又可愛... 比如她肚子突出的樣子。我認為當把它設計成智能手機上時,弄清楚如何呈現它並平衡設計是相當困難的。

Q12:笛子魔童的手機拿法很獨特。

兒玉:為了表現笛子魔童的「不習慣感」,最初是因為他的指甲很長,所以就讓他採用了這種方式,但實際上進行模型設計是很困難的。如果手腕不夠靈活,就無法這樣拿。

Q13: 笛子魔童叫悟飯時刮窗的動作,這樣的細節讓人感到兩人之間的關係很好。

兒玉:主要是我無論如何都想玩一下這部分,所以我一直在想,笛子魔童會有什麼獨特的信號,最後我們得出了一定要是這種「嘰」的聲音(笑)。

伊能:確實如此。笛子魔童和悟飯之間,不像是在按門口的對講機呼叫的關係...(笑)。

Q14: 我們來談談充滿各種噱頭的紅帶軍基地吧

兒玉:在製作初期,我們的想法是一個「像翻轉了玩具盒的基地」,所以覺得如果有路軌之類的,或者其他注目的東西應該會很有趣。嘗試加入瀑布之類的元素,進行了各種嘗試,甚至搞到像祭典一樣。

伊能:由於基地是戰鬥的舞台,所以最好事先準備好各種機關,這是我們的想法之一。當中包括在戰艦上進行戰鬥。

鄭:導演到最後都一直喊著「戰艦~」(笑)。

伊能:我希望像斯路MAX這樣的巨大角色能夠拿著戰艦進行戰鬥,但最終並沒有實現。

兒玉:實際上,這還留下了一點痕跡。赫德博士曾經站在戰艦上指揮紅帶軍,這情節令人十分激動。

Q15: 對細節部分都很講究,例如龜屋之類…!

兒玉:實際上,當龜屋的模型完成時,我確信這部作品一定會成功!但實際上出現在正篇中只出現了1.5幕(笑)。

Q16: 進化的格鬥表現也是這部作品的看點之一。

兒玉:這也是從一開始的想法。我們想擺脫左右出拳的表現方式。由於是CG,理論上沒有動畫幀數的限制,我們追求真實的動作,比如「正確地放低腰部」、「正確地揮拳」、「正確地踢」之類的。這種表現指導才是主要的。

伊能:這必須用整個身體來表達。

兒玉。然而,製作動畫的人沒有打過人(笑)。如何展現力量成為問題。

鄭:各部分的變化隨處可見,包含了畫面上的謊言。我們一幀一幀地檢查,調整CG的不足。

兒玉:讓每一幀都成為一幅畫。

鄭:導演逐幀逐幀地檢查,「這一幀的這個地方有問題」之類的,他以相當嚴格的眼光檢查。

兒玉:「居然仔細檢查到這地步」這樣吧…

鄭:確實,就像檢查盒子的角落位置(笑)。

伊能:我認為這部作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我們對作品的重視。

Q17: 雨中的戰鬥場景當然是不可或缺的話題!

兒玉:這是電影中具有象徵意義的場景,所以我們付出了很多努力。我們一直讓天氣變得越來越糟,當悟飯進化成終極形態時,基地的天花板也碎裂,天空放晴。

鄭:最終效果很好,例如雨中的場景的鏡頭數之類,這個場景確實相當困難。由於雨水會干擾角色,我們需要注意水花的反彈等細節。在角色移動時,我們也確保飛濺的水花能夠與之相匹配。但實際上,如果做得太真實,就會變得太重教學性質了。因此,我們必須思考如何以動畫的形式呈現這一切,這確實是相當困難的。

伊能:確實如此。如果做得太多,水花等就會讓人困擾。我們必須在不引起注意的情況下完成這些。

兒玉,做得太多就不好,這確實很難。

鄭:一開始導演要求下傾盆大雨,但如果傾盆大雨,畫面就會變成一片白色了(笑)。

伊能:老實說,的確如此。

兒玉:我們要好好地說謊。起初,我想「如果下雨的話,角色可能會被淋濕」,所以我做了一些污漬,但我想我最終做得太過火了。於是這個部分就被消除了。有水滴,但沒有污漬。

伊能:追求真實可能會延伸到很多方面,但不能太過火,也不能做得太少。所以,通常我們可以做很多細緻的動作,也可以改變表情,這方面的平衡是我們一直追求的。

Q18:請告訴我們更多關於斯路MAX的事情。

伊能:這次創造的斯路MAX是中途啟動的「半成品」。因此,它沒有以前「斯路」的意識。究竟是具有智慧,或僅僅只有本能...這方面都無從知曉的怪物。因此對於聲優,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

兒玉:值得關注的是斯路的「上色」。隨著啟動,墨水流出來,為他賦予色彩。

伊能:它全身發射的光線也很印象深刻。光線通常是直線的,但不僅僅是擴散,當斯路MAX擺動身體時,光線亦會移動。音效也很好。

兒玉:那聲音真的很正!另外,每個角色發射的光線和氣彈的顏色都被明確區分,突顯了個性。

伊能:斯路MAX的動作確實很困難...因為它的形狀和平衡與人類不同。哪一部分該如何移動才是正確呢…

兒玉:它雖然很大,但很敏捷。鞋底也被明確設定,這讓我感到非常驚訝。有時候會有一些無法預測的動作,例如「為什麼它在這裡拍打翅膀?」這讓這個怪物更加有趣。

Q19:悟飯的「魔貫光殺砲」,確實讓製作團隊都感到振奮。

兒玉:這套作品跟真人電影一樣是順序方式進行製作的。我們從故事一開始進行製作,然後到達了高潮的情節。

伊能:因此,當你完整看完的時候,後半部分中戰鬥的「厲害感覺」更加強烈。

鄭:悟飯發出魔貫光殺砲的場景...我們和導演商量,是否要將表現方式接近於笛子魔童。此外,無論是色彩、形狀,以及與斯路MAX的巨大體型相比的平衡,我們都非常用心地製作。

伊能:確實,在悟飯發動技能時,鏡頭迅速拉近,這讓所有人都感到興奮。把握得真是太好了。悟飯覺醒時的眼神表現也是。

兒玉:超正!

Q20:伽瑪2號的死亡場景,我認為是非常令人難忘的。

伊能:第二彈的入場特典中使用的是斯路MAX和伽瑪 2號的圖,並非我們請求的,而是鳥山老師自己畫的。因此意義真的非常深刻和重大...我認為某種意義來說,伽瑪 2號一開始就注定要消失。

鄭:作為一種吸引方式,不是直接化為灰燼消失,而是化為光。儘管後半部分的戰鬥在黑暗中進行,但在這個場景中陽光漸漸照射進來。

兒玉:然後受到照射的光芒,伽瑪2號就變成光芒。

伊能:確實,如果讓這個場景變得太濕就不好了,所以過渡得非常巧妙。音樂也匹配得很不錯,甚至連歡快的結局也完美地連結在一起。

兒玉:我個人來說有一個執念,最後的場景總是在斜坡上。 立足點不好……絕對不是一個容易坐的地方(笑)。